蜗牛文学>穿越>潜台词 > 【7】沉默
    一六年演唱会的散场,远比二三年来的萧条,却仍有非同寻常又合乎情理的故事发生,只不过当时的我更多充当着一个旁观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颜城月,可以要一下你的微信吗。”散场后,一个搽了浓妆的明艳美人在各路好友的怂恿下来到颜城月面前,有些羞怯的开口。

    此时的颜城月正在整理手头的乐器,甚至吝啬于分给这位美人一个目光: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美人被拒绝,脸上多了些苦相,引人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颜城月实在太不可爱,太不解风情,我刚随着海浪激荡的心动就变成了欲言又止的沉默情书,夹在抽屉的最深处,永远等不到邮递送达的那天。

    等到美人走远了,秦淮立马找准时机调侃他:“这么好看的女孩子你都不心动,那你喜欢啥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喜欢民谣吉他。”根据我这段时间的颜城月观察日志,我可以得出这个结论,“古典的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秦淮听了我的回答,先是怔愣了一下,然后笑的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说不准真得跟民谣吉他们过一辈子了。”秦淮揽着颜城月的肩,笑到捂着肚子喊疼。

    颜城月只是冷淡的拍开秦淮的手,然后捡起他放拨片的盒子,毫不留情的往窗外扔。

    “我靠!颜城月!”秦淮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,“老子新买的一盒拨片,你小子够狠。”

    秦淮骂骂咧咧的卸下斜挎在肩上的贝斯,从酒吧侧门冲出去捡拨片。

    万幸盒子没坏,拨片也没撒出来。

    “盒子质量不错。”我看着秦淮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盒子上泥土痕迹的样子,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盒贵人救驾有功,等你寿终正寝了朕一定会追封你。”秦淮捧着装拨片的盒子,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下次你的盒贵人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颜城月随手点了支烟,深吸了一口,含糊着说道,他唇角微微上挑,夹杂着不易察觉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总有刁民想害朕。”秦淮依依不舍的把他的盒贵人塞到琴包里,怕露在外面某人惨遭毒手。

    “秦淮陛下,您快理东西吧。”我把他上台前放我这的包裹递过去,恳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人的东西基本都收拾好了,就差秦淮的了,我们回家进度全倚仗秦淮的速度了。

    “马上马上,刚刚颜刁民如果没扔我拨片的话我早理好了。”秦淮烦躁的把零碎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包裹里,拖着大包小包的往车上赶。

    我们到停车场的时候,车门口早站了几个女孩子,朝我们几个大喊着:“颜城月!秦淮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