伸手提起衣服后领,四岁的小nV孩T重对十二岁少年来说完全没问题,把人扔进洗手间,转身出去,言简意赅,“洗吧。”

    nV孩撇嘴又要哭。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了?”男孩一脸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没人帮我脱衣服,阿姨以前都是帮我脱衣服的。”

    男孩不可思议,“我可不帮你脱,你Ai洗不洗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回到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蔓蔓看真的没人帮,自己试着脱掉衣,折腾来好久,才脱下来。她房间都是按照她的身高设计的淋浴和温度,自己打开胡乱冲冲才出去。

    白循时刚回去准备关灯,门口敲门声响起,装听不见,他不开门那动静就一直响起。

    不用看也知道是谁,打开门低头一看,nV孩洗完头发也没擦,一路滴着水过来。

    睡衣上下穿的不是一套就算了,还里外反着。不耐烦问道,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回答的怯生生,“阿姨说我年纪小不能用这个,要吹头发。”说着递上吹风机。

    白循时......

    看她不答应,小人又开始撇嘴想哭。

    “闭嘴,不准哭,进来。”

    止住哭声,吹风机响起,吹g之后被毫不留情轰了出去,屋里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开门,白循时吓了一跳,nV孩就抱着自己小枕头睡在正门口。

    身上还穿着那件穿反的的睡衣,脸sE0烫的吓人。这个蠢货在门口地板上睡了一夜,冻的发烧了。

    打电话给其他人,台风过境第一天,全市停工,今天没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白循时......

    按着保姆的指引,找到药箱,冲了感冒冲剂上去,没耐心喂药,凉个差不多,捏着鼻子灌了下去,衣服流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皱眉忍着恶心,又冲了一碗灌下去。